青久

园医的26字母系列

求关注求点赞求收藏(≧▽≦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 allay.   使镇静
艾米莉的镇静剂总能使艾玛在恐怖的游戏中冷静下来。


2. bandage.   绷带
艾米莉总是随身携带绷带,因为艾玛在游戏里经常受伤。


3. clinic    诊所
艾玛曾向艾米莉承诺,等离开殴蒂丝庄园,她会帮艾米莉重新开一家诊所。



4. despair    绝望
有时艾米莉在游戏中救人只是想让他们尝一下绝望的滋味罢了。



5. etiquette.    礼仪
艾米莉虽然是上等人,但她相当讨厌那些无趣而又繁琐的礼节。



6. fortunate    幸运的
她们都认为,能在有生之年遇见彼此,是人生中最幸运的事。



7. gambling.    赌博
艾米莉和克利切打赌谁能赢得艾玛的芳心,显然,她赢了。



8. hardworking .   勤劳的
艾玛非常勤劳,亏了她庄园里的玫瑰花才会开的那样好。



9. inactivity .   迟钝
艾米莉聪慧机敏,但在感情方面却意外的迟钝。



10. july    七月
艾玛的微笑就像七月里的向日葵,充满阳光。



11. kind.    仁慈的
可不是所有的医生都是仁爱的,艾米莉冷眼看着不远处发出求救信号的队友想。



12. landlord.   房东
租给艾米莉诊所的房东是个令人恶心的贪财的胖女人。



13. medication.    药剂;药物
艾米莉有严重的药物依赖,不过这除了艾玛谁都不知道。



14. nicotine .    尼古丁
艾米莉在诊室倒闭后,深深地迷恋上了尼古丁的味道。



15. orphanage.    孤儿院
艾米莉和艾玛第一次见面不是在殴蒂丝庄园,而是在艾玛的孤儿院。



16. purgative .   泻药
千万别得罪医生,天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在你的饭里参上泻药。



17. quack   庸医
曾经那些说艾米莉是庸医的,托园丁的福,现在都在重症病房躺着呢。



18. reliance    信任
艾玛总是无条件的信任艾米莉,无论她让她做什么。



19. scalpel   手术刀
艾米莉的手白沾纤细,当她拿起手术刀就是一场视觉享受。



20. time    时间
她们独自相处的时间总是甜蜜而又短暂。



21.unsteadiness   不稳定
艾玛的情绪好像很不稳定,要不要给她一点镇静剂?艾米莉裹着浴巾看着眼前的面色通红语无伦次的少女想道。



22.veterinarian   兽医
艾米莉在给班恩治疗时,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去当个兽医什么的。



23.winter   冬天
艾米莉和艾玛在红教堂结婚时,正逢初冬的第一场雪。



24. Xmas.    圣诞节
在那个圣诞节的夜晚,艾玛当着所有人的面向艾米莉表白并确认了关系。



25. year   年
一转眼的时间,她们已经结婚一年多了。



26. zoo   动物园
艾玛和艾米莉的第一次约会是在动物园,艾米莉也是那天才发现艾玛和松鼠长得那么像。

求各位大神帮帮忙

谁能告诉我pixiv的翻墙域名是什么,123.207.137.88那个我用着翻不过去了,急死了😭

拜托,各位帮帮我😂

——抱歉抱歉抱歉,占了tag😣

不知道怎么形容,快急死了,进入游戏时好好的,但一开局,就是在360度旋转视角的时候我卡在了那,然后一段时间后就是游戏无响应,请退出,再重进,如果游戏结束还好,没结束就进入游戏场地卡在那,直接死机。。。。
导致我信誉分降到六十多分。。。
我考虑过一种方法,就是清数据或重下,但我是用360登录的,我还不知道帐号密码,手机抽筋不知道为什么收不到验证码,而且我还没有做任何绑定,一但重下清数据就要帐号密码登录,我才刚买了杰克,整个人发现问题和一口老血涌上心头险些梗死,感觉自己是个废人了。。。

再次抱歉,占tag😣

求推文~

求以下几类~
受是医生或者吸血鬼或者精灵或者画家
攻是总裁或者老师或者黑大或者…(没什么特别的要求,别太奇葩就好)
HE,BE不限
古装文现代文不限
不是同人
只要有一项满足就好啦!比如受是医生~*٩(๑´∀`๑)ง*
求推~(๑´∀`๑)O(≧▽≦)O

病娇黑化总裁钻x半身瘫痪失明波,现代文,(3)

         露琪尔接过波尔茨,冲向楼下的医务室。戴亚紧跟在后面,他手里拿着染血的毛毯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嘭!”露琪尔往医务室的门上狠狠踹了一脚,将戴亚关在了门外。“让我进去。”声音冰冷,不带一丝温度“你进来只会添乱!给我老老实实的在门外待着!”
7
         露琪尔把波尔茨放在病床上,用剪刀剪掉了波尔茨眼睛上湿透的纱布。虽然已经见过一次了,但再次看见是还是让露琪尔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眼球在车祸时插进了碎玻璃,完全没有治好的可能性了,为了避免伤口感染危及到生命,只好摘除。在伤口愈合期间,波尔茨不能受任何刺激,避免引起太大的情绪波动导致伤口撕裂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戴亚那家伙还偏偏要刺激他,让波尔茨本来就很不乐观的情况进一步恶化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是眼球,所有缝合时异常困难。露琪尔找来缝合工具和消毒水酒精,开始带手套,他看着波尔茨的脸,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很清楚戴亚曾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波尔茨和他是很要好朋友,他们家的事他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戴亚是深爱着波尔茨的,但他们是兄弟,怕对方为难就把这份爱这么深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     波尔茨在自己的鼓励下尝试着去对钻石表达,但他那低的令人无语的情商让钻石误解了他的意思,导致钻石的爱发了霉。

         波尔茨的爱是绝对的保护,钻石的自卑心却不允许自己被保护,这就是两人像同极的磁铁,身体越是想靠近,心就离得越远。

——门外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戴亚半倚在墙上,脸埋在毛毯里,嗅着毯子上波尔茨的已经干涸的血,银白的短发垂下来遮住眼睛。“叮铃铃”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戴亚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戴总,撞了波先生的人已经抓到了,现在被我们控制在海边废仓库。这人是HUN公司花钱找的一个赌徒,没什么背景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说接头人找到他时,给了他二十万,让他在今天晚上去那个路口开车撞一个有黑色长发的男的,事成后还有二十万,出了任何事接头人单着。我们也核实过了,他没有说谎。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处理他?”

       戴亚将眼前的碎发别到耳后,嘴角扬起一抹微笑“先削成人棍,然后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,留口气还能说话就行。”话里带笑,语气温柔,内容却让人不寒而栗。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 呵,只有他才能去伤害他,其他人只要敢动他一下,就等死吧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戴亚透过门上的窗户,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波尔茨。
自己对波尔茨说了谎,撞了他的人不是他派去的,波尔茨出事时,他正在去他住的宾馆的路上。最后还是路人打的120把波尔茨送去了医院,然后医院联系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在波尔茨醒来后,自己出于报复心理,拿车祸去刺激他,看着波尔茨绝望痛苦的表情他就意外的开心。想看他哭,看他崩溃,想看他在自己身下求饶,可当他看见波尔茨满脸是血的时候,他突然感觉到害怕和懊悔,即使是一闪而过。
http://mrxuxian494.lofter.com/post/1f0d7739_11a8c133(2)
http://mrxuxian494.lofter.com/post/1f0d7739_1197bbef(1)

第一次用指绘,摸了张安特库小天使,
看完动漫的我哭成狗 o(╥﹏╥)o

现代文病娇黑化总裁钻x断腿失明波尔茨

钻石x波尔茨

人物严重ooc
       
幼儿园文笔

现代文

这次开个假车٩(- ̮̮̃-̃)۶
上篇
http://mrxuxian494.lofter.com/post/1f0d7739_1197bbef如果打不开的话评论区还有一个链接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很瘦,身材纤长,在宽大的衬衫下显得越发单薄。他死咬着嘴唇,身子抖得厉害。黛雅的眼眸暗了暗,手抚上了波尔茨的脸颊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曾经的波尔茨就像王者一样,无论在哪都是最优秀,最耀眼的存在。自己无论怎么努力,都追不上他,甚至连他的背影都触摸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 黛雅对于这个父亲的私生子弟弟,波尔茨的态度开始逐渐变了味。由一开始的关心和接纳,慢慢变成了爱,随着他长大,这爱又参了些恨,越参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知道父亲遗嘱中要把位子给波尔茨时,那压抑的恨意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淹没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波尔茨消失了就好了!

          黑暗的想法像野草一样疯长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时的黛雅没有发现自己开始变得病态,喜怒无常,这莫名其妙却滔天的恨意甚至迁怒到了黄钻,父亲,母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但他还没动手,波尔茨就发现了,并自己离开了,一声不吭的走了。波尔茨的举动只会让黛雅觉得波尔茨看不起自己,甚至不屑于他相争。心底的自卑转为另一种情绪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想走,他就偏要把他永远的留在身边;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看不起他,他就偏要他跪伏在他的脚下;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高高在上,他就偏要把他拽入泥潭永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     黛雅的手从波尔茨的脸上一路抚到领口,手指摩挲着衣服上的纽扣。曾经天神一样的波尔茨现在变成了一个废人,看不见,跑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过这样也好,这样的波尔茨就再也不会从他身边溜走了。黛雅猛的扯开波尔茨的衣服,将他摁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 “波尔茨现在的样子,可真让人想狠狠的欺负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黛雅轻咬着身下人的锁骨,话里带笑。波尔茨一下就慌了。他知道黛雅要干什么,可他没有能力反抗,他现在的体力根本比不过黛雅。波尔茨死死攥住那只在身上到处游走的手

         “别让我恨你。”这句话几乎是他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“我喜欢看你恨我的表情。”黛雅含住他胸前的一点,发狠的咬了咬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将波尔茨的双手固定在头顶,另一只手在波尔茨的腰上作乱。黛雅从胸口吻到脖子,最后封住波尔茨死咬的唇。黛雅感到脸上突然一阵温热,

         “哭了?”黛雅睁开眼笑着说,语气有些戏谑。可笑容还没展开就僵在了嘴边。
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眼睛上的伤口裂开了。腥红的血浸湿了纱布,顺着脸颊流到床单上,在波尔茨的头边印出了一朵朵殷红的花。

       “波尔茨?”黛雅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 身下人没反应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波尔茨!”黛雅胡乱的用毯子裹住波尔茨,将他打横抱起“金红石!金红石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黛雅的叫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别墅里。房子很大,但一共就住了四个人。他,波尔茨,金红石和黄钻。金红石是波尔茨的私人医生兼好友。他气喘吁吁的冲上楼,看到波尔茨的眼睛后声音比平时高了不止一个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搞得!我不是跟你说过别刺激他的吗!你是听不懂人话吗!”金红石接过波尔茨,冲黛雅吼道。黛雅一言不发,脸色阴郁的可怕。

现代文,BL向,病娇总裁钻x断腿失明波尔茨

    总裁钻x波尔茨
    钻石极度病娇,黑化,波尔茨双目失明,  腿站不起来。
    人物严重ooc
      幼儿园文笔,不喜勿喷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坐在轮椅上,长长的黑发垂至地面,夕阳的余晖透过落地窗撒在上面,闪着柔和的微光。白色的单衣包裹着波尔茨纤瘦的身体,宽大的袖口下露出骨节分明的手。那手颤抖着抬起,慢慢抚上苍白毫无血色的脸。当碰到双目的绷带时,波尔茨的手僵住了。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再也……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他用力在腿上掐了掐,却感觉不到疼痛。波尔茨脱力的倒在椅子上,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……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 昨天晚上,他只记得一辆车疾驰而来,然后眼前一黑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等醒来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坐在轮椅上,想站起来,双腿无力,想视物,眼前一片漆黑。心里明明感觉到了什么,却又不愿意去相信,固执的想去验证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果然,和他想的一样。波尔茨不愿接受这个事实,昨天还好好的走在路上,结果今天就断了腿,瞎了眼。他才二十,人生还未开始就已经被扼杀在了襁褓中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谁……是谁……撞了他!
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 “吱——”身后传来的开门声打断了波尔茨的思绪,他猛地回头,耳边传来熟悉的脚步声,那人走到他身边,撩起一缕黑发轻嗅起来。“波尔茨~”那温柔的嗓音他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是“钻石”——黛雅,那个有这银色短发,雪色眼眸,温柔到有些病态的,GU公司新任董事长,他同父异母的哥哥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黛雅从后面环住波尔茨,把头埋在波尔茨的颈窝里,贪婪的嗅着波尔茨的发香。“呐,我可真是开心啊,波尔茨再也不会离开我啦。”被抱着的人猛的一僵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的手有些发抖,难道是他干的吗?不可能吧……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 “呵呵,那家伙干的真不错,要给他一大笔报酬呢。”黛雅话里带笑,波尔茨仿佛置身在冰窖中。
真的是他。

为什么,
明明他已经退出了,
已经承诺过不要那个位子了,
他一走就没人能盖住他的光辉了,
为什么,
还要这么做……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  “为什么……”波尔茨声音颤抖,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攥住轮椅扶手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做这种事还要理由吗?”黛雅打横抱起波尔茨,将他轻轻的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 波尔茨的长发铺散在上面,如夜般的发色衬得波尔茨的皮肤越发苍白。


《缘,妙不可言》一药,刑侦,组长期×法医药 HE

        案件和相关知识来自《十宗罪》和网络啊电视剧什么的,人物不一定是全员,因为人多了怕控制不住场面。
        幼儿园文笔,求勿喷
        因为没玩过刀剑,只看过动漫,所以人物性格可能有一点崩,还请见谅。
        由于是学生党,周一至周五又不能玩手机,所以入坑需谨慎。

        A市警局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药研仰起头,揉了揉酸疼的脖子,看着好不容易才写完的报告,心中一阵感慨。法医这活可真是够累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理了理资料,起身准备离开。“药研!”石切丸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,吓了他一跳。药研转过身,见是石切丸,礼貌的笑了笑。石切丸摆了摆手,一脸抱歉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不好意思啊,吓到你了吧?局长让我喊你去一下他办公室。”“知道了,谢谢。”药研推了推眼镜,拿起资料,想局长室走去。正好他要送资料,就是石切丸不说,他也会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噔噔噔——”“进来。”“局长,这是你要的资料。”药研将资料放在办公桌上。“嗯,辛苦你了。另外,我想跟你说一下调职的事。”“调职?”“对,掉到B市的Z组,职位不变。”

        药研一惊。B市Z组,全国有名的重案组,专接大案凶案,警界的所有精英汇聚之地,自己竟然要被调去那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干。”“是,局长。”药研出了办公室后,便赶紧回公寓收拾东西。由于住的是警局分配的房子,再加上他本来就没什么东西,所以很快就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 药研的所有家当连一个行里箱就装满了。书占了绝大部分,然后是衣服和一只猫,一只黄白相间的猫。这猫是药研在路边捡的,实际上是这猫一直跟着药研不肯走,才被捡回来的,药研给他取名叫奶糖,其实是石切丸取得。

        药研抱起猫,奶糖亲昵的舔了舔药研的脸,然后自觉的跳到行里箱上趴好。药研笑了笑,拖着行里箱,向车站走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两天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“头条头条!咱们组来新人啦!”鹤丸风风火火的跑进来,大大的嗓门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“鹤丸,我们早知道了。”加州清光看了看刚画好的指甲,扬起一抹满意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一期已经和我们说过了。”鲶尾啃着苹果道。“唉,你们知道啦?很扫兴。”鹤丸撇了撇嘴。“请问……”药研的声音突然在乱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 “组长在吗?我来拿一下公寓钥匙。”“呀,你来啦!先和大家打个招呼吧!”鹤丸勾着药研的脖子,将他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好。我是药研藤四郎。新来的法医,以后还请多多关照。”大和守安定从摘下耳机,伸出手“药研,你好。我是负责网络信息的大和守安定,你叫我安定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客吗,真看不出来啊。“你好。”药研握了握安定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我呢!我是鹤丸国永,是证据科的,那边的是骨啃和鲶尾,他俩是警员。那边涂指甲的是加州清光,他和安定是一个科的。三日月宗近,是探长。堀川国广,痕检科。和泉守兼定,证据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药研!”一期一振扶着墙,大喘着气。“一期哥!”一期缓过气来后,揉了揉药研的头。“我还想去接你的来着,没想到你竟然自己过来了。”“是一期哥你自己去的太晚了吧,对了,我的宿舍钥匙呢?”药研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空的宿舍了,药研你就和我你起住吧。”“一期,你和药研认识!”鹤丸眨了眨金色的眸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。我和药研从小就是B市同一个孤儿院的,后来他被调走,我留在了这,本想着再也见不到了,没想到两年后,他又被调回来了。”一期温柔的看着药研的紫眸,语气里满满的都是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烛压切光忠走了过来,手里拿了一个包裹。“谁是药研?”“我是。”药研转身,接过包裹。“局长,这是……”鹤丸问道,光忠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的拜了拜手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,门口有个孩子的塞给我的,说是别人叫他送来给一个叫药研藤四郎的。”说完,就边打哈欠边进办公室了。

        药研看了看包裹,和普通的快递包裹一样,单子上却只写了‘药研藤四郎收’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一拆开来,竟然是个布娃娃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娃娃?”药研不解的拿了起来。房间里的其他人见状,也围了过来。“这娃娃做的真丑。”清光看了一眼,评价道。

        安定皱了皱眉头“的确,看着让人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大概药研手臂这么长,臃肿的身体,脏兮兮的布料,暗沉的搭色,一大一小的纽扣眼,用线胡乱缝上去了嘴巴,红色的布裙子,怎么看怎么诡异。


        药研没说话,只是一直盯着娃娃,表情很严肃,眼中的冰冷就是隔着镜片,一期也能感受得到。他微微俯身,手搭上药研的肩膀,放柔语气“药研,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药研紧皱着眉头,用手摸了摸娃娃的红裙子“这娃娃太重了,而且,有一股血腥味。”药研是法医,对血的味道极为敏感的话。他的话令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,鹤丸接过娃娃,掂了掂。


        “的确,由其实这。”鹤丸捏了捏,娃娃的胸口处“虽然整个都不轻,但尤其是这最重。”药研从随身携带的腰包中抽出一把医用剪刀,将娃娃剪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 这不剪还好,一剪吓一跳。娃娃的胸口中俨然是一颗黄的发黑的心脏。“这……”安定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“呵呵,还真是把我吓了一跳。”鹤丸冷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有可能是个人的心脏,但不排除是猪心脏的可能性,我要去解剖一下。一期哥,解剖室在哪?”药研表情严肃,紫眸里仿佛结了冰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里,我带你去。”说完,一期看向和泉守“和泉守,你和堀川国广去问一下局长当时的情况,并且查一下那个孩子和给他东西的人,带回局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!”和泉守点了点头,和堀川一起出去了。一期则领着药研去了解剖室。大概半个小时不到,药研就出来了,脸色尤为凝重。

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立案吧。是颗被炸焦了的人心脏,按重量来看死者大概在9~12岁之间,是个女性。死亡的具体时间无法判断,但肯定是在五天内。查查有没有失踪的儿童吧。”药研的手套都没摘,脸上的口罩都还挂着半边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骨啃和鲶尾跟我去找和泉守,一期就去和局长说一下情况,申请立案。”说完,三日月宗近便带着鲶骨二人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 鹤丸则哀叹着坐上桌子“哎~Z组又要不太平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