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大夫

拜托,各位帮帮我😂

——抱歉抱歉抱歉,占了tag😣

不知道怎么形容,快急死了,进入游戏时好好的,但一开局,就是在360度旋转视角的时候我卡在了那,然后一段时间后就是游戏无响应,请退出,再重进,如果游戏结束还好,没结束就进入游戏场地卡在那,直接死机。。。。
导致我信誉分降到六十多分。。。
我考虑过一种方法,就是清数据或重下,但我是用360登录的,我还不知道帐号密码,手机抽筋不知道为什么收不到验证码,而且我还没有做任何绑定,一但重下清数据就要帐号密码登录,我才刚买了杰克,整个人发现问题和一口老血涌上心头险些梗死,感觉自己是个废人了。。。

再次抱歉,占tag😣

求推文~

求以下几类~
受是医生或者吸血鬼或者精灵或者画家
攻是总裁或者老师或者黑大或者…(没什么特别的要求,别太奇葩就好)
HE,BE不限
古装文现代文不限
不是同人
只要有一项满足就好啦!比如受是医生~*٩(๑´∀`๑)ง*
求推~(๑´∀`๑)O(≧▽≦)O

病娇黑化总裁钻x半身瘫痪失明波,现代文,(3)

         露琪尔接过波尔茨,冲向楼下的医务室。戴亚紧跟在后面,他手里拿着染血的毛毯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嘭!”露琪尔往医务室的门上狠狠踹了一脚,将戴亚关在了门外。“让我进去。”声音冰冷,不带一丝温度“你进来只会添乱!给我老老实实的在门外待着!”
7
         露琪尔把波尔茨放在病床上,用剪刀剪掉了波尔茨眼睛上湿透的纱布。虽然已经见过一次了,但再次看见是还是让露琪尔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眼球在车祸时插进了碎玻璃,完全没有治好的可能性了,为了避免伤口感染危及到生命,只好摘除。在伤口愈合期间,波尔茨不能受任何刺激,避免引起太大的情绪波动导致伤口撕裂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戴亚那家伙还偏偏要刺激他,让波尔茨本来就很不乐观的情况进一步恶化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是眼球,所有缝合时异常困难。露琪尔找来缝合工具和消毒水酒精,开始带手套,他看着波尔茨的脸,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很清楚戴亚曾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波尔茨和他是很要好朋友,他们家的事他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戴亚是深爱着波尔茨的,但他们是兄弟,怕对方为难就把这份爱这么深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     波尔茨在自己的鼓励下尝试着去对钻石表达,但他那低的令人无语的情商让钻石误解了他的意思,导致钻石的爱发了霉。

         波尔茨的爱是绝对的保护,钻石的自卑心却不允许自己被保护,这就是两人像同极的磁铁,身体越是想靠近,心就离得越远。

——门外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戴亚半倚在墙上,脸埋在毛毯里,嗅着毯子上波尔茨的已经干涸的血,银白的短发垂下来遮住眼睛。“叮铃铃”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戴亚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戴总,撞了波先生的人已经抓到了,现在被我们控制在海边废仓库。这人是HUN公司花钱找的一个赌徒,没什么背景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说接头人找到他时,给了他二十万,让他在今天晚上去那个路口开车撞一个有黑色长发的男的,事成后还有二十万,出了任何事接头人单着。我们也核实过了,他没有说谎。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处理他?”

       戴亚将眼前的碎发别到耳后,嘴角扬起一抹微笑“先削成人棍,然后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,留口气还能说话就行。”话里带笑,语气温柔,内容却让人不寒而栗。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 呵,只有他才能去伤害他,其他人只要敢动他一下,就等死吧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戴亚透过门上的窗户,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波尔茨。
自己对波尔茨说了谎,撞了他的人不是他派去的,波尔茨出事时,他正在去他住的宾馆的路上。最后还是路人打的120把波尔茨送去了医院,然后医院联系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在波尔茨醒来后,自己出于报复心理,拿车祸去刺激他,看着波尔茨绝望痛苦的表情他就意外的开心。想看他哭,看他崩溃,想看他在自己身下求饶,可当他看见波尔茨满脸是血的时候,他突然感觉到害怕和懊悔,即使是一闪而过。
http://mrxuxian494.lofter.com/post/1f0d7739_11a8c133(2)
http://mrxuxian494.lofter.com/post/1f0d7739_1197bbef(1)

第一次用指绘,摸了张安特库小天使,
看完动漫的我哭成狗 o(╥﹏╥)o

现代文病娇黑化总裁钻x断腿失明波尔茨

钻石x波尔茨

人物严重ooc
       
幼儿园文笔

现代文

这次开个假车٩(- ̮̮̃-̃)۶
上篇
http://mrxuxian494.lofter.com/post/1f0d7739_1197bbef如果打不开的话评论区还有一个链接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很瘦,身材纤长,在宽大的衬衫下显得越发单薄。他死咬着嘴唇,身子抖得厉害。黛雅的眼眸暗了暗,手抚上了波尔茨的脸颊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曾经的波尔茨就像王者一样,无论在哪都是最优秀,最耀眼的存在。自己无论怎么努力,都追不上他,甚至连他的背影都触摸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 黛雅对于这个父亲的私生子弟弟,波尔茨的态度开始逐渐变了味。由一开始的关心和接纳,慢慢变成了爱,随着他长大,这爱又参了些恨,越参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知道父亲遗嘱中要把位子给波尔茨时,那压抑的恨意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淹没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波尔茨消失了就好了!

          黑暗的想法像野草一样疯长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时的黛雅没有发现自己开始变得病态,喜怒无常,这莫名其妙却滔天的恨意甚至迁怒到了黄钻,父亲,母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但他还没动手,波尔茨就发现了,并自己离开了,一声不吭的走了。波尔茨的举动只会让黛雅觉得波尔茨看不起自己,甚至不屑于他相争。心底的自卑转为另一种情绪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想走,他就偏要把他永远的留在身边;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看不起他,他就偏要他跪伏在他的脚下;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高高在上,他就偏要把他拽入泥潭永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     黛雅的手从波尔茨的脸上一路抚到领口,手指摩挲着衣服上的纽扣。曾经天神一样的波尔茨现在变成了一个废人,看不见,跑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过这样也好,这样的波尔茨就再也不会从他身边溜走了。黛雅猛的扯开波尔茨的衣服,将他摁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 “波尔茨现在的样子,可真让人想狠狠的欺负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黛雅轻咬着身下人的锁骨,话里带笑。波尔茨一下就慌了。他知道黛雅要干什么,可他没有能力反抗,他现在的体力根本比不过黛雅。波尔茨死死攥住那只在身上到处游走的手

         “别让我恨你。”这句话几乎是他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“我喜欢看你恨我的表情。”黛雅含住他胸前的一点,发狠的咬了咬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将波尔茨的双手固定在头顶,另一只手在波尔茨的腰上作乱。黛雅从胸口吻到脖子,最后封住波尔茨死咬的唇。黛雅感到脸上突然一阵温热,

         “哭了?”黛雅睁开眼笑着说,语气有些戏谑。可笑容还没展开就僵在了嘴边。
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眼睛上的伤口裂开了。腥红的血浸湿了纱布,顺着脸颊流到床单上,在波尔茨的头边印出了一朵朵殷红的花。

       “波尔茨?”黛雅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 身下人没反应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波尔茨!”黛雅胡乱的用毯子裹住波尔茨,将他打横抱起“金红石!金红石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黛雅的叫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别墅里。房子很大,但一共就住了四个人。他,波尔茨,金红石和黄钻。金红石是波尔茨的私人医生兼好友。他气喘吁吁的冲上楼,看到波尔茨的眼睛后声音比平时高了不止一个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搞得!我不是跟你说过别刺激他的吗!你是听不懂人话吗!”金红石接过波尔茨,冲黛雅吼道。黛雅一言不发,脸色阴郁的可怕。

现代文,BL向,病娇总裁钻x断腿失明波尔茨

    总裁钻x波尔茨
    钻石极度病娇,黑化,波尔茨双目失明,  腿站不起来。
    人物严重ooc
      幼儿园文笔,不喜勿喷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坐在轮椅上,长长的黑发垂至地面,夕阳的余晖透过落地窗撒在上面,闪着柔和的微光。白色的单衣包裹着波尔茨纤瘦的身体,宽大的袖口下露出骨节分明的手。那手颤抖着抬起,慢慢抚上苍白毫无血色的脸。当碰到双目的绷带时,波尔茨的手僵住了。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再也……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他用力在腿上掐了掐,却感觉不到疼痛。波尔茨脱力的倒在椅子上,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……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 昨天晚上,他只记得一辆车疾驰而来,然后眼前一黑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等醒来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坐在轮椅上,想站起来,双腿无力,想视物,眼前一片漆黑。心里明明感觉到了什么,却又不愿意去相信,固执的想去验证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果然,和他想的一样。波尔茨不愿接受这个事实,昨天还好好的走在路上,结果今天就断了腿,瞎了眼。他才二十,人生还未开始就已经被扼杀在了襁褓中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谁……是谁……撞了他!
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 “吱——”身后传来的开门声打断了波尔茨的思绪,他猛地回头,耳边传来熟悉的脚步声,那人走到他身边,撩起一缕黑发轻嗅起来。“波尔茨~”那温柔的嗓音他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是“钻石”——黛雅,那个有这银色短发,雪色眼眸,温柔到有些病态的,GU公司新任董事长,他同父异母的哥哥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黛雅从后面环住波尔茨,把头埋在波尔茨的颈窝里,贪婪的嗅着波尔茨的发香。“呐,我可真是开心啊,波尔茨再也不会离开我啦。”被抱着的人猛的一僵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波尔茨的手有些发抖,难道是他干的吗?不可能吧……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 “呵呵,那家伙干的真不错,要给他一大笔报酬呢。”黛雅话里带笑,波尔茨仿佛置身在冰窖中。
真的是他。

为什么,
明明他已经退出了,
已经承诺过不要那个位子了,
他一走就没人能盖住他的光辉了,
为什么,
还要这么做……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  “为什么……”波尔茨声音颤抖,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攥住轮椅扶手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做这种事还要理由吗?”黛雅打横抱起波尔茨,将他轻轻的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 波尔茨的长发铺散在上面,如夜般的发色衬得波尔茨的皮肤越发苍白。


《缘,妙不可言》一药,刑侦,组长期×法医药 HE

        案件和相关知识来自《十宗罪》和网络啊电视剧什么的,人物不一定是全员,因为人多了怕控制不住场面。
        幼儿园文笔,求勿喷
        因为没玩过刀剑,只看过动漫,所以人物性格可能有一点崩,还请见谅。
        由于是学生党,周一至周五又不能玩手机,所以入坑需谨慎。

        A市警局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药研仰起头,揉了揉酸疼的脖子,看着好不容易才写完的报告,心中一阵感慨。法医这活可真是够累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理了理资料,起身准备离开。“药研!”石切丸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,吓了他一跳。药研转过身,见是石切丸,礼貌的笑了笑。石切丸摆了摆手,一脸抱歉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不好意思啊,吓到你了吧?局长让我喊你去一下他办公室。”“知道了,谢谢。”药研推了推眼镜,拿起资料,想局长室走去。正好他要送资料,就是石切丸不说,他也会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噔噔噔——”“进来。”“局长,这是你要的资料。”药研将资料放在办公桌上。“嗯,辛苦你了。另外,我想跟你说一下调职的事。”“调职?”“对,掉到B市的Z组,职位不变。”

        药研一惊。B市Z组,全国有名的重案组,专接大案凶案,警界的所有精英汇聚之地,自己竟然要被调去那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干。”“是,局长。”药研出了办公室后,便赶紧回公寓收拾东西。由于住的是警局分配的房子,再加上他本来就没什么东西,所以很快就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 药研的所有家当连一个行里箱就装满了。书占了绝大部分,然后是衣服和一只猫,一只黄白相间的猫。这猫是药研在路边捡的,实际上是这猫一直跟着药研不肯走,才被捡回来的,药研给他取名叫奶糖,其实是石切丸取得。

        药研抱起猫,奶糖亲昵的舔了舔药研的脸,然后自觉的跳到行里箱上趴好。药研笑了笑,拖着行里箱,向车站走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两天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“头条头条!咱们组来新人啦!”鹤丸风风火火的跑进来,大大的嗓门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“鹤丸,我们早知道了。”加州清光看了看刚画好的指甲,扬起一抹满意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一期已经和我们说过了。”鲶尾啃着苹果道。“唉,你们知道啦?很扫兴。”鹤丸撇了撇嘴。“请问……”药研的声音突然在乱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 “组长在吗?我来拿一下公寓钥匙。”“呀,你来啦!先和大家打个招呼吧!”鹤丸勾着药研的脖子,将他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好。我是药研藤四郎。新来的法医,以后还请多多关照。”大和守安定从摘下耳机,伸出手“药研,你好。我是负责网络信息的大和守安定,你叫我安定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客吗,真看不出来啊。“你好。”药研握了握安定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我呢!我是鹤丸国永,是证据科的,那边的是骨啃和鲶尾,他俩是警员。那边涂指甲的是加州清光,他和安定是一个科的。三日月宗近,是探长。堀川国广,痕检科。和泉守兼定,证据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药研!”一期一振扶着墙,大喘着气。“一期哥!”一期缓过气来后,揉了揉药研的头。“我还想去接你的来着,没想到你竟然自己过来了。”“是一期哥你自己去的太晚了吧,对了,我的宿舍钥匙呢?”药研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空的宿舍了,药研你就和我你起住吧。”“一期,你和药研认识!”鹤丸眨了眨金色的眸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。我和药研从小就是B市同一个孤儿院的,后来他被调走,我留在了这,本想着再也见不到了,没想到两年后,他又被调回来了。”一期温柔的看着药研的紫眸,语气里满满的都是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烛压切光忠走了过来,手里拿了一个包裹。“谁是药研?”“我是。”药研转身,接过包裹。“局长,这是……”鹤丸问道,光忠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的拜了拜手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,门口有个孩子的塞给我的,说是别人叫他送来给一个叫药研藤四郎的。”说完,就边打哈欠边进办公室了。

        药研看了看包裹,和普通的快递包裹一样,单子上却只写了‘药研藤四郎收’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一拆开来,竟然是个布娃娃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娃娃?”药研不解的拿了起来。房间里的其他人见状,也围了过来。“这娃娃做的真丑。”清光看了一眼,评价道。

        安定皱了皱眉头“的确,看着让人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大概药研手臂这么长,臃肿的身体,脏兮兮的布料,暗沉的搭色,一大一小的纽扣眼,用线胡乱缝上去了嘴巴,红色的布裙子,怎么看怎么诡异。


        药研没说话,只是一直盯着娃娃,表情很严肃,眼中的冰冷就是隔着镜片,一期也能感受得到。他微微俯身,手搭上药研的肩膀,放柔语气“药研,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药研紧皱着眉头,用手摸了摸娃娃的红裙子“这娃娃太重了,而且,有一股血腥味。”药研是法医,对血的味道极为敏感的话。他的话令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,鹤丸接过娃娃,掂了掂。


        “的确,由其实这。”鹤丸捏了捏,娃娃的胸口处“虽然整个都不轻,但尤其是这最重。”药研从随身携带的腰包中抽出一把医用剪刀,将娃娃剪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 这不剪还好,一剪吓一跳。娃娃的胸口中俨然是一颗黄的发黑的心脏。“这……”安定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“呵呵,还真是把我吓了一跳。”鹤丸冷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有可能是个人的心脏,但不排除是猪心脏的可能性,我要去解剖一下。一期哥,解剖室在哪?”药研表情严肃,紫眸里仿佛结了冰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里,我带你去。”说完,一期看向和泉守“和泉守,你和堀川国广去问一下局长当时的情况,并且查一下那个孩子和给他东西的人,带回局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!”和泉守点了点头,和堀川一起出去了。一期则领着药研去了解剖室。大概半个小时不到,药研就出来了,脸色尤为凝重。

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立案吧。是颗被炸焦了的人心脏,按重量来看死者大概在9~12岁之间,是个女性。死亡的具体时间无法判断,但肯定是在五天内。查查有没有失踪的儿童吧。”药研的手套都没摘,脸上的口罩都还挂着半边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骨啃和鲶尾跟我去找和泉守,一期就去和局长说一下情况,申请立案。”说完,三日月宗近便带着鲶骨二人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 鹤丸则哀叹着坐上桌子“哎~Z组又要不太平啦。”

“……知道了”唐晓翼没跑多远,便听见秃子李的人在阳台上吼着搜查,不由得加快了脚边。他边跑边和白鹤七说话,突然背上的人腮帮一股,猛的掰开他的头狂吐起来,唐晓翼被掰的一个跌呛,停了来。“你这是胃病吧。”白鹤七吐完后没说话,默认了。唐晓翼重新跑起来“胃病的话怎么这么严重?你是没治吧。”“老毛病,与你无关。别上路了,走旁边的小路。向右转。”白鹤七喘了口气,强撑着精神给唐晓翼指路。真是的,昨晚失眠,今天喝了高度酒又吸了软筋散,还犯了胃病,爽的他都快****的去见如来了。唐晓翼拐进小巷,飞奔到古董店,一脚踹开红木门。“咔嚓——”还没等他松口气,冰冷的枪口便抵上了他的太阳穴。白鹤七看见那枪的主人,便再也撑不住了,昏了过去。那青年看见唐晓翼背着的人后,先是一愣,便赶紧接过来,向后店跑去,将唐晓翼一人撂在前店。唐晓翼嫌弃的看了眼身上的衣服,全是血污和呕吐物。想脱了,但他就穿了这么多,脱了就没了。想换一身,但看白鹤七那个样子,那人一时半会也没那个闲工夫给他找衣服。唐晓翼抽了几张纸,随便抹两下就跟了过去,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他能帮到的。毕竟沈莹岚拜托他保护白鹤七被他保护出这么大的事,心里还是有些过不去的。

【查理九世之诡影梨园】贰 盗墓梗cp向长文

        已经是后半夜了,亚瑟的家里却灯火通明。小队员们围在唐晓翼身边问东问西,激动的不行。十年,整整十年。当年唐晓翼离开时才十四岁,如今却已经二十四了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在亚瑟的一生中有无数个十年,可这十年却是他最难熬的十年。这两个数字几乎耗尽了他的所有希望,曾一度想要将他忘掉,但他办不到。明明唐在时,自己对他总觉得可有可无,直到失去了,才懂得珍惜。

        唐,我不会让你为难,所以我的心意也永远不会让你知道。我只求能在你身边,护你一世平安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亚瑟静静地看着唐晓翼,看着他那独属于少年的嚣张狂妄,无所畏惧。真的很耀眼。

        “亚瑟?亚瑟?亚瑟!”耳旁突然传来唐晓翼的喊声 ,吓得他一个激灵。亚瑟揉了揉太阳穴,声音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失落,稍纵即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唐,有事吗?”,“亚瑟,你刚刚怎么了?叫你半天都不回魂,想什么呢?”,“没什么,你有事?”,“嗯。刚刚多多跟我说,最近你们接到了一份邀请函,我能看看吗?” ,“哦,行。等等啊”

         亚瑟马上站起来,把信拿了过来。唐晓翼接过信,可看到信的时候,身子却猛的一僵,甚至连拿信的手都在颤抖。嘴张了半天,却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多多他们从没见过唐晓翼这么失态,意识到这信的严重性。
         多多拍了拍唐晓翼的肩膀,小心的问着。“没事”唐晓翼深深的吸了口气,总算说出来一句话。“只是感觉有些难以置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难以置信?难道这信的寄信人唐晓翼认识?多多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。咽了口口水“唐晓翼,这信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唐晓翼抿了抿唇,面色凝重。“这珠簪形的蜡印我认识。这是当年与我们唐家交好的白家的家族印章。但是后来唐家由于各种原因,举家移到了美国。而在这不久之后,白家遭到暗杀,几乎灭族。没想到现在居然还能见到。”唐晓翼顿了顿,似乎心情很沉重。
 

         缓了缓,又接着说了下去“当时的唐家是专门做古董,军火倒卖的,而白家则是唐家非常要好的合作伙伴。白家负责供货,唐家负责倒卖,谁都离不开谁。
 

         当时的白当家经常来唐家和爷爷谈生意,每次来都会带着他孙子白鹤七来,美曰其名的让我和他一起建立关系,继任后好合作。

  
         我对他印象很深,就记得是个会唱戏的小娘炮,长得比女的还漂亮,一头长发披下来跟鬼似的。第一次见那家伙的时候,他冷的跟什么似的,都不爱正眼看我,说什么看了我会长鸡眼。把我气的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顿。”说到这,唐晓翼苦笑了起来,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,看不清表情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唐晓翼,那个白鹤七对你来说很重要吧?”婷婷问道“是啊,虽然见面就打。每次咱俩都要挂彩,两家长辈为此头疼的很。可关系就是越打越铁,当时得知白家灭门了,我好一段时间没缓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提到白鹤七,唐晓翼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,猛的站起来,对亚瑟说“亚瑟,这次我和多多他们一起去吧,既然白家已经恢复了,说不定就是白鹤七干的。”唐晓翼眼里的光芒刺亚瑟的心抽抽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 亚瑟扯出一个温笑,仰起头“好啊,没问题。不过在那之前,你先把信看了吧。”笑容的温暖,掩住眼底的阴霾。“对,你不说我都要忘了。” 唐晓翼将信看完,再加上多多他们破解的地址,更加打定了去那的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和你们一起去,白鹤七在的话,说不定他妹妹也活着。”,“他妹妹?”婷婷疑惑的问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,他妹妹。他有一个孪生妹妹,我和她并不是很熟,就见过几面,是个典型的泼丫头,彪悍的很。不过听说在白家被灭族的时候,她被活活烧死在大火里了,火灭了后那尸体已经看不出人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。”查理跳到茶几上,看着大家“已经很晚了,大家先睡吧。明天我们提早出发。”,“啊!为什么?”虎鲨一脸生无可恋“本大爷还想睡懒觉呢!”查理白了他一眼“这次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,总感觉有什么事有发生,还是赶紧结束的好。”说完,便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,查理说的有道理。我心里也怪怪的,还是早去早回为妙。”婷婷皱着眉,语气带着担忧。“那我们就先睡吧,明早七点出发。”唐晓翼收起信,也回了卧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清晨的阳光温暖耀眼,多多他们上了亚瑟的私人飞机离开了美国。经过将近十三个小时的飞机长途,大家的耳朵都备受折磨,再加上出机场,坐火车连夜赶到韭园村附近,等躺着宾馆床上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临晨两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小伙伴们沾床就睡,一觉睡到大中午。最后还是被唐晓翼挨个“叫”醒的。韭园村现在是保护景点,虽然还参观的人很少,但白鹤七让他们来这听戏实在有些说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  唐晓翼一边默背着信上的诗,一边寻找着符合条件的屋子。但这里大多数都是一样的屋子,别说小桥流水了,就是连匹马都看不见。
 

        虎鲨顿时急了“喂!唐晓翼,你说那白什么七的会不会是骗我们的啊?”唐晓翼皱了皱眉毛,道“不可能,虽然我不确定白家的复兴是不是他干的,但我敢肯定,这信敢寄到亚瑟拿去就一定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唐晓翼不住的找着,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虎鲨无奈,也只好跟了上去。 村子虽然破,但也不是没人住。

         唐晓翼在村子里找到一位老人,他是这最后的的住户。其他人早就领着开发商的钱搬了,没人愿意窝在这个小破村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 老人看上去至少得九十多岁,脸上的皱纹都能夹死苍蝇了。浑浊的眼珠衬着那张阴沉的脸,说不出来的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爷爷,您好。请问您知道哪里有符合这个描述的地方吗?”唐晓翼一脸灿烂的温笑,拿出纸将诗写下来递了过去。老人撇了一眼,便没有在看。而是盯着唐晓翼的脸,眼神就像在审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唐晓翼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,也回瞪着。老人突然笑了一下“这地方我是不知道,不过这大中午的你们肯定也没吃饭,不如来我家吃顿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声音就像锈锯子在据铁一样,十分刺耳。老人诡异的笑容和声音任谁见了都会厌烦,小伙伴们也一样。虎鲨虽然饿,但是看这张脸食欲怎么都提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多多正想摆手作罢的时候,唐晓翼的笑容却变得越发有深意。“好啊,麻烦老人家了。”说罢,便要跟着老人走,连查理也是。

         已经这样了,多多他们是不走也不行了,只好跟了上去。韭园村虽然在山上,但最高的也就是在半山腰。可这老人却领着他们直接往山上的树林深处去,路越走与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 多多他们虽然害怕,但真有什么问题的话,唐晓翼和查理早就有暗示更或者根本就不会和老人走,所以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那老人的体力简直好的不像话,走了一个多小时竟然都不累。除了唐晓翼和虎鲨两人的体质好些,其他人都累的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,可老人练大气都不带喘一下的,更别说汗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最关键的是他的速度一点都没慢,好像还要走好远似得。“老爷爷,您家在哪啊,怎么这么远”